一份不断拉长的旅游企业破产名单

2020-05-14 13:21:06 作者:哇塞,男神你好帅!  阅读:5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6799.tv 收集整理
听新闻 - 一份不断拉长的旅游企业破产名单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不忍看到,但又不得不正视,旅游企业(项目)破产(包括濒临破产)名单,正在不断拉长。

若以疫情爆发严重的2月开始算,至今为止,不完全统计, 国内国际,全球范围内,景区、主题公园、演艺、旅行社(旅游产品综合服务商)、住宿、邮轮与航空等细分领域多家企业已经破产,或站在破产悬崖边。

这些企业体量不一,其中不乏百年历史企业,也不缺曾经的行业龙头,疫情下“一视同仁”,堪称遭遇百年来的最大危机。

当然,对一些企业来说,疫情只是给了一个相对“体面”的退场契机,危机或积弊长期作用下,没有疫情带来“致命一击”,破产或也是时间问题。在它们已有的发展历程和最新走向中,我们也不难窥视到文旅业趋势之于它们的作用。

这份不完全统计名单,没有唱衰之意,只做一份真实记录。

根据世界旅游组织日前发布的最新《世界旅游晴雨表》,其预测指出,受疫情影响,2020年全球国际游客数量将较去年下降58%至78%,同比减少8.5亿至11亿人次,经济损失达9100亿至1.2万亿美元,影响直接与旅游业相关的工作岗位1亿至1.2亿个。

不胜唏嘘。

01

民营景区致命的扩张

养子沟、狼牙山都属国家4A级景区,在A级景区中已处于相对高位,是接近塔尖的那部分,它们最近爆出的(濒临)破产,让人有些猝不及防,但又不算太出乎意料。

景区建设、扩张,需要大量资金(主要来自银行贷款、民间借贷)投入,但之后因扩张过快、运营不力、债务压顶等因素综合作用而走向绝境,当然疫情也是关键因素之一。

我们主要围绕两个关键点来大致一窥真实境况。

民营景区为何追求不断投建扩张?

养子沟景区官网信息显示,其地处南省洛阳市栾川县新城区,距洛阳市110公里,距郑州市240公里,是伏牛山世界地质公园重要组成部分,因唐贞观年间巾帼名将樊梨花在此安营扎寨、养子、教子而得名。该景区另有被称为中原一绝的“三清殿”,是唐贞观年间在海拔1668m的山顶巨石上开凿的石窟。

狼牙山景区官网信息显示,其坐落在河北省保定市易县县城西南,距保定车程近60公里,与北京、天津、石家庄相距车程多在200公里左右。该景区同样有特色山水资源,是国家级森林公园,也有文化资源,因“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而成为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全国百家景点红色旅游景点之一等。

大致来说,养子沟、狼牙山两个景区的自然资源成为各自起家的主要基底(包括后来延展到休闲旅游),文化资源提供了打造更多体验型项目的可能,地处大城市周边,这是主要的客群来源。

传统景区的扩张有主动与被动相作用的成分。一方面,景区自身山水资源还算突出,加上有一定的历史文化资源待挖掘,进一步建设利用打造更多产品自在情理中,有内在升级需求,这样也有助于拓展景区营收边界,延长消费链条;比如狼牙山景区有红色旅游、冰雪旅游资源,在爱国主义教育、冬奥会等背景下,在这些项目进行投资拓展,属正常选择;

另一方面,用户消费需求发生变化,加上周边项目竞争加大,分流压力走高,单一营收模式下,投建升级自家景区,提升竞争力也成为需要。诸如国内一些顶尖的景区都在寻求“下山”,寻求新的业务增长渠道,也就不难想到这些民营景区的压力了。

民营景区的资源不算最突出的(最优质的资源多在国企手上),但营收压力以及赚钱动力是相对最大的。这些因素相互作用下,民营景区老板“压力+动力”下难免要对景区“大动干戈”。

民营景区扩大再生产的钱从何来?

基本也就两条路:银行贷款、民间借贷。景区可抵押物少,营收模式相对单一、回报周期长,从银行贷款不易,而资产证券化也非一般景区可玩转;民间借贷相对容易,但利息高,容易吞噬利润,负重运转,为别人打工,说是“刀尖上跳舞”,也不为过。想想去年破产的龙潭大峡谷实控人所借民间款项月息月息为1.5%、2%、3%。现有法律中贷款最高利率为年利率36%,也即月利率3%。

景区投资等着“开锅”, 上述两条路走下来,民间贷款多占上风。狼牙山景区运营方中凯集团走向破产边缘的主因是部分民间借贷人撤资,引起持续集中挤兑,导致该集团资金链断裂。

而据公开报道,养子沟景区仅已知债务高达1亿多元,其中主要是银行贷款,还有部分民间借贷。另一种可能是该景区真正的债务可能比这多不少,更多的民间借贷债务还未对外揭开。

狼牙山景区目前境况比养子沟要好,因为易县政府准备“接盘”,这里的一个重要缘由可能是早前既定的要打造大狼牙山5A级景区有关,“5A”是多少景区的孜孜以求?

还有个细节,企查查显示,中凯集团法定代表人卢忠凯是100%控股人,这算是独享利益、独担风险,但最终无奈拱手让人。

易县官方通报中提到,中凯集团“管理低端粗放,企业发展严重失衡”,借他人之钱,而自己的能力与目标不匹配时,“雷”也就埋下了,这是走向破产终局的要点所在。

主导者一味摊大规模,而欠缺创新产品打造能力、持续精细化运营能力,没有形成持续有效“造血”能力,让不少景区上演破产之殇。

02

都难,但运气不同、命运分叉

开业运营已43年的香港海洋公园最近正面临倒闭风险,当地政府部门出手申请拨款54亿港元助其纾困,但这个拨款何时批准发放,尚不明确。如果今年6月,海洋公园未能获得任何拨款协助,倒闭可能性很大。

海洋公园的运营成本比一般主题公园高出不少,海洋动物的饮食、维生、训练、损耗等,加上人力、设备维修等成本,相当高昂。海洋公园董事局主席孔令成透露海洋公园每月开支高达1.4亿元,停业三个月来,流动资金减少约7亿元,正面临有史以来最严峻的财务挑战。

如此严峻也和海洋公园自身运营有关,主题公园竞争愈加激烈(比如粤港澳大湾区出现更多的主题公园),访港游客模式由旅行团变为散客和家庭旅客,加之一些其他大家都了解的因素影响,客流量愈加不乐观。

为吸引更多客流,香港海洋公园也采取通用方式吗,即更新设备,投建新项目,增加新产品新体验供给,但内在运营与外部局势影响,效果不明显,推高债务,持续亏损,还没有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政府的“救命钱”大概率会给到,但香港海洋公园到时也只是暂缓危机。

相比下,号称“加拿大国宝”的太阳马戏团已没有这个运气了。

今年3月,成立36年的太阳马戏团遇到了最大的危机,宣布裁员95%,只留下核心支持团队,而后更被曝出正在研究债务重组方案,其中包括可能的破产申请。

太阳马戏团曾重新定义了马戏表演(演艺),形成了自己的行业壁垒,但面对疫情危机,却基本无“还手之招”。

在光环之下,太阳马戏团其实有几个关键依赖:1、衍生品收益在走高,但尚未有实质突破,还依赖门票的单一营收模式;2、内容的边际效应尚不高,线上化拓展未有实质成效,依然依赖线下演出;3、内容创意产业很依赖人才、创意产出,重投资是关键,但回报率还不算高,进而举债扩张埋下更多隐患等。这些在疫情下,是很直接的软肋,甚至堪称致命。

而由这些“依赖”延伸来说,纵无疫情,随着消费需求的变化、新项目的增加等,太阳马戏团既有的模式与能力于市场的黏性将下降,而若改变模式,又是另一重风险。左右之间,都不好办。

03

疫情的致命一击

今年2月底,百程旅行网因深受疫情影响,资金不能维系公司继续运转,股东会决定关闭公司并启动清算准备。

公开信息显示,百程旅行网成立于2000年8月,是出境自由行细分市场领先的O2O运营商之一,曾获得阿里等投资,也曾挂牌新三板,其以签证为核心业务入口,模式是以“签证为跑道”,延展出目的地(接机、门票、日游)服务、自由行套餐服务、国际机票和国际酒店服务和以家庭、社会群体为主体的出国定制旅行服务。

百程一直在寻求线上化、OTA的转型,但受制于线上红利和市场格局等多重因素,耗资不少,但转型整体并不算成功。同时,签证的弱壁垒属性,也使得其主营地被其他大小巨头侵入,业务危机更深一重。

此外,百程常年亏损,包括2016年-2018年上半年,分别亏损4510.81万元、2795.45万元、1285.6万元。整体看局势未好转。而疫情爆发,1月底境内外旅游团暂停,业务停摆,退改订单涌至。百程作为渠道端,最先受到影响,无力硬扛,选择退出。

同样作为渠道端的北京市中国旅行社有限公司(简称“北京中旅”)近期也宣布停工、停产,除停工、停产期间需提供运维的人员外,其他员工均在家待岗,待岗员工每月1540元。主因是长达4年的亏损和疫情冲击。

北京中旅有它特殊性,它成立于1956年,不仅是中国第一批具有出境游资质和国内游的旅行社之一,更是中国最早接待海外旅游者来华旅游的专业国际旅行社。

照目前疫情局势和国内政策来看,北京中旅“元气”恢复,今年内乃至明年上半年基本无望。

疫情冲击,不分资格老小,一视同仁。

出境游“冰封”,让上市10年的出境游龙头企业腾邦国际,也走在破产危机悬崖边,它那公开的、潜藏的矛盾弊病,更多的呈现在公众面前。

2019年腾邦国际巨亏16亿,净利润暴跌1041%。很直接的生存境况反映。

大致总结,腾邦国际三个方面的因素交叉循环作用,导致了当下的命运

1、大量持续并购以做大规模,也寻求更多营收来源,但自身资金不够,只好大量发债,导致高负债、高质押;2、大量并购建立起的“大旅游圈”链条,大而不实用,运营模式存在弊端;3、业务链条协同效应不够,营收和净利润走高,但盈利水平走弱,持续赚钱能力不高,内生造血能力不够。

最近信息,腾邦国际总经理乔海被解聘,而乔海在其声明中,认为钟百胜、段乃琦和顾勇才是应该对腾邦国际如今境地负责的人。这三人分别是腾邦国际董事长和原实控人、腾邦国际执行总裁、腾邦国际财务总监。

“内乱”未止,危机压境,腾邦国际如何走?

04

百年历史企业的大危机

枝脉同体,命运相连。疫情带来的破产危机在全球范围内上演,旅行社、住宿、出行(邮轮、航空、租车)等,都有波及。

因疫情影响,旅行团取消,德国汉堡中国之旅有限公司于2月21日向当地法院申请进入破产保护。该公司在德国深耕20多年,是德国专业中国游旅行商和德国的中国入境游旅游公司。

3月初,日本神户夜光邮轮公司宣布提交破产申请,这是疫情爆发以来第一家宣告破产的邮轮企业。此前,该邮轮公司即受到地震、台风及燃油价格等影响,疫情加速了它的离场。

同在3月左右,日本64年历史的老牌旅馆“富士见庄”,因主流住户中国游客锐减,旅行团陆续取消,加之高昂成本费用,无奈宣告破产。

据外媒消息,如未能重整债务,且无法延长未付款项的宽限期,成立于1918年的赫兹租车将申请破产。该公司目前债务已超过170亿美元。疫情下需求低迷、车队庞大成本高昂,加之二手车价格暴跌(如果买车也会导致价格缩水不少),赫兹很难再扛下去了,此前,它已在北美裁员1万人。

航空公司的破产危机更甚。

据公开消息,3月5日,英国航空公司Flybe宣布破产,所有航班停飞,英国业务停止交易。而在4日,该公司与英国政府谈判破裂,政府拒绝向该航空公司提供1亿英镑的国家贷款。

Flybe是欧洲最大的独立地区性航空公司,但自2010年上市以来,由于经营不善,10年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同样,疫情带来直接的一记暴击。

4月21日,澳大利亚第二大航空公司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宣布,因疫情造成的航空旅行需求暴跌和自身的高负债,公司将进入自愿托管程序,以进行资本重组并改善财务状况。

而在最近,因巨大的资金流动性压力,拉美第二大航空公司哥伦比亚航空也向法院提交破产计划。这是目前历史第二悠久,成立于1919年的百年航司,航线覆盖拉美、欧洲及北美的100多个城市。

疫情还未真正远去,这份不完全统计(濒临)破产名单,还将怎样变化?

本文关键词:景区 , 疫情 , 破产

相关文章

X

所有的内容均由网友收集整理,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会损害您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核实之后会立即删除。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