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关闭私有云真相:公有云和私有云团队整合

2020-05-14 13:23:34 作者:守护你,我会陪伴  阅读:6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6799.tv 收集整理
听新闻 - 华为关闭私有云真相:公有云和私有云团队整合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原标题:华为关闭私有云真相)

撰文 / 唐煜 郑亚红

编辑 / 赵艳秋

华为要关闭私有云了?

这则消息在业内炸开了锅。消息援引任正非的讲话称,“这次徐直军关闭了GaussDB,关闭了私有云业务(包括线下的大数据存储),我是坚决支持的,责成侯金龙完成。”

而任正非之所以下决心关闭私有云,是因为“过去按客户定制,限制死了我们的能力,一个个小的软件包,不可复制,不可拷贝,不能重复销售、多客户共用。业软走的失败道路,我们坚决不能再走。”

然而,根据AI财经社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外界对华为关闭高斯数据库和私有云业务或许存在一定的误解。

竞争对手已开会讨论

“上周我们就在内部开始讨论,如果有部分华为私有云市场空出来,我们怎么去接。”一家云公司创始人对AI财经社说,“这个消息对所有做云的厂商来说都是好事。”

但这位行业人士也澄清说,根据他获得的消息,华为并不是不做私有云了。

“你可以这样理解,第一,华为一定要做公有云;第二,华为想做出一个混合云模式,如果有客户愿意把私有云托管,不自建数据中心,或者在自己的机房部署私有云,由华为提供远程代运维,做成混合云,华为可以做;第三,以前传统那种在企业内部搞私有云的模式,好像华为确实不愿意干了。”他进一步解释说,“这是因为传统私有云,客户定制开发太多,各种版本、各种维护,到头来还不挣钱。”

这位人士分析称,华为以前做过业软(业务软件),为运营商开发软件,“其实生意不小,一年几十个亿,但这块定制化太多,不挣钱。后来业软华为慢慢就不做了,也是同样的道理。”

他认为,华为这套新思路,理论上讲,只要坚持走,生意也不会小,而且会干得更轻松,利润也更高。但这牵扯到一个信任问题。托管和代运维,都需要双方的充分信任。如果没有这种信任关系,客户心里会有疙瘩。

如果产生这样的疙瘩,就会有部分客户做出新的选择。他听说业内的云厂商都在摩拳擦掌,准备争夺该市场。华为最近失掉了一个单子,大体情况就是客户期望私有云还是按照传统的方式,不接受远程代运维的形式。

另一位云计算人士认为,华为这次做出了一个选择。因为传统私有云有很多安装部署、运维升级的问题无法解决。为此,去年业界有提出新一代私有云的说法,核心是解决在线升级、功能不断进化、支撑好新一代PaaS、对接多云等问题。而业内其他云公司能否替代华为的一些市场,他认为,从长期看一定是方向正确的产品,而不是有空档空出来就能填补。

而谈到华为的高斯数据库,它一度是国产自研数据库的一个代表作。有分析称,因为华为期望像微软、甲骨文那样提供标准化、可规模化复制的产品,而不是现有定制化的产品,也做出了停掉线下数据库的举动。

图/视觉中国

“数据库完全可以做到标准化、可复制,只是高斯现在还不成熟,因为数据库这样的产品短短几年是不可能成熟的,因此高斯的很多定制化,其实是在修改Bug。”一位数据库人士解释说。另一位数据库人士则表示,像甲骨文是用了10年时间,才磨出相对成熟的产品。华为高斯仍需要时间。

AI财经社获悉,华为内部对高斯300与高斯100做了PK,高斯300基于开源,出于对未来安全性考量,华为保留了自研的高斯100,已重新命名为高斯T。而另一个数据库产品高斯200,更名为高斯A。两者都向云服务模式牵引。

“你们是不是炒作?”

“标题党真的很吓人。今天客户都来问。我自己看第一眼也被吓到了。”一位华为私有云员工对AI财经社说,看到那篇文章,一些客户和潜在客户向他表达了担忧,像工行这样之前已经了解这次变革的客户,今天对应的销售同事去沟通时,也反过来问他们,文章是不是为了5月15日的混合云发布进行炒作?

“其实不是关闭私有云,是公有云和私有云团队整合,并且是公有云牵引私有云的发展。”他说,去年底公司就开始在内部预热这件事,“毕竟这是一个很大的调整,挺伤筋动骨的”。

他回忆说,今年2月左右,内部关于这个规划有了初稿,到了4月下旬有了完整定稿。之所以拖了这么长时间,是对用户的一个整理。因为这样的调整不仅要涉及现网用户如何维护,还有私有云客户如何往混合云上去演进,有个产品生命周期的问题。

“我们之前已经跟客户在沟通了,但这里面涉及数据安全、建设模式,客户感受到一种挑战,一开始解释这个事情还挺费劲的。”他继而说。

一位公有云部门Cloud BU员工对AI财经社说,其实,从2019年开始,私有云就开始和公有云团队整合。

在Cloud BU成立之前,私有云已经是华为的优势业务。2018年夏天在接受AI财经社专访时,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曾说,华为私有云本身就有一定竞争力,签单很快,随便做做就是几亿美元,如果当时把私有云跟做公有云的Cloud BU合起来,所有的销售都想卖私有云,因为来钱最快,这样公有云就做不起来。

“当年我成立Cloud BU一个核心的业务设计,就是让Cloud BU没有退路。我认为云最终都是走向公有云的,无论如何也要把公有云做起来,华为在云这块才会有前途。”郑叶来解释,因此在成立公有云业务部门时,他自己并没有带私有云团队过去。

为什么华为要在此时做出这样的调整?

事实上,在华为内部,早有公有云和私有云的纷争。在2018年12月,一篇名为《#华为云#听从你心,无问西东》的热帖在华为内部的心声社区引发了讨论,帖子最后还被总裁办邮件转发。

这篇帖子吐槽,在华为,明明做的是同一个产品,公有云和私有云是两拨人在做,不仅极大地浪费人力,而且很容易导致同一款产品发展方向和目标不一致,不仅自己人崩溃,也会让客户崩溃。

这位员工举例说,有一次与一位北京互联网客户交流。客户核心的决策和技术层人员一共3人,结果华为公有云、私有云重复去了十几个人。最后一天时间,私有云团队这边给客户针对云的建设、管理,包括跟客户系统对接讨论了一整天。公有云团队也同样准备了IaaS、PaaS、安全、EI等扫盲类介绍,完全就是打了一天酱油。

“一直很无语,Cloud BU和IT私有云明明是一对孪生兄弟,但在销售、市场侧无法形成合力,甚至还互相阻碍。”

图/视觉中国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做私有云部署时的一些定制化 ,让华为变得有些被动,面对各行各业的客户提出的诉求,研发只能被牵着鼻子走。任正非本人也看到了这种定制化部署的弊端。

在华为有个传统,非常看重一线作战部队,但一线人员也会经常拿着客户需求回来要求研发做这个、做那个,研发被一线牵着鼻子走,导致产品版本过多,业软就这么被“搞死”了。

一位华为员工对AI财经社说,前段时间任正非对中央软件研究院有一个座谈,他看了座谈纪要,理解老板的意思是,华为要吸取业软失败的教训,研发要有自己的主心骨,有世界级的架构师,有自己清晰的产品规划、迭代演进路线。

他说,任正非举了微软的操作系统office办公软件、甲骨文数据库、SAP的例子,说他们都是大公司、大平台加生态合作伙伴的方式。他把这一类的软件叫做生态软件,有生态伙伴去满足定制化。

“老板说,大公司要做大公司的生意,这类软件不可能去满足所有客户的个性化需求,我们现在卖的软件要可拷贝、可规模化复制,不能再去一个一个的去做一些定制化的开发。”为此,任正非特别支持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关闭高斯数据库,责成Cloud&AIBG总裁侯金龙限期整改。“我想是不是说把线下高斯数据库这种版本定制化关闭掉,然后把数据库搬到了线上,走云数据库的方式?”

一位员工确认确实是走云化数据库的模式。

“现在时机到了。”一位华为员工认为,疫情加速了变化,疫情期间,私有云客户也有了在线实时升级、远程管理的需求,同时,也要用到公有云上人工智能、区块链和高斯数据库的高阶服务,因此,云要统一。

不是最终版本

对于这次华为云的调整,合作伙伴们有着更敏锐的嗅觉。

早在去年,一位合作伙伴就已经知道华为内部在做调整,因为他发现,无论它的组织,还是对今年定的一些业务方向,都已经发生了变化。

“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原来华为把私有云放在IT产品线,公有云放在Cloud BU,光是云的研发就有好几个部门在做,现在整合到一个同源的版本上,不在非战略点上浪费资源了。”

该人士分析,华为整个还是在走云管端,现在的云更强调算力的变现形式,所以鲲鹏体系出来以后,华为的核心是对标英特尔做芯片以及芯片围绕的生态,云只是它实现算力的一种手段。所以将来,华为是用公有云加混合云的模式,一套版本去应对不同的应用场景,不再说针对专门的私有云维护原来的传统。

图/视觉中国

“比如原来自建的私有云,用的是华为虚拟化软件,今天私有云版本就不更新升级了,但如果你还要建一个自己的云,又非要用华为的产品,就可以选它的混合云。混合云的版本,将来要弹性到公有云上,架构能很顺畅的对接。但是用原来私有云的版本,就做不到这一点。 ”

在他看来,这样的变化,对合作伙伴而言,一方面拉动华为资源会更顺畅,会根据客户的需求去选择产品,另一方面产品的演进会更高效一些,如果有那么多的版本,将来升级起来也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维护效率也不高。

华为的组织架构一直在调整中。今年1月,华为Cloud&AI就升至华为第四大BG,与华为消费者BG、运营商BG、企业业务BG并列。这个BG中陆续融入了包括Cloud BU、计算产品线、数据存储与机器视觉产品线等业务。而在从去年到今年的业务融合中,IoT、私有云等陆续融入Cloud BU。

图/视觉中国

在这次组织架构调整中,一些人也在讨论原来企业业务BG与Cloud&AI BG的分工。一位合作伙伴称,原来企业业务BG属于客户界面,销售在这个BG来做。而新成立的Cloud&AI BG,负责整个产品研发、交付到服务。“当然,现在也不绝对,还有些重叠”。比如,一些针对行业的研发,负有销售职责的企业业务BG也在做,而一些销售工作,Cloud&AI BG也有。

而多位华为员工称,目前组织架构调整还是一个过程,肯定不是最终版本。

本文关键词:华为 , 私有 , 客户

相关文章

X

所有的内容均由网友收集整理,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会损害您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核实之后会立即删除。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